星期二, 5月 12, 2015

邊緣

我那天跟 D 說對未來沒有很明確的計劃讓我不安。
然後昨天這種不安讓我崩潰。
之前說難過的時候就書寫(幹有夠假掰),
但當書寫的動力也令人難過的時候,
真的就是走在崩潰邊緣。

但有的時候就 go insane.
Insanity makes me calm.

今天證明了這件事情。

但也許是好的事情也都在發生,
我要快點跳出自己的小劇場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