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5月 19, 2015

連接兩個世界的,是病

為了 Frieze 的文章,我翹了一期一會的系上畢業典禮。
(最好一期一會是這樣用)
其實躺在床上時病態地告訴自己,去了也沒什麼。
但是起床後看見朋友傳來的照片還有“where are you”的簡訊,
還是默默的小失落了一會兒。
(大概五分鐘左右)

不過總體而言我還是喜歡寫文章的,
儘管是一邊靠背一邊寫,
但比起要宣告型別考慮溢位的語言,
(還是是異味?)
我更喜歡用我擅長的中文,
說我想說的話。

此篇文不對題,
i just didn't come up with a better title.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