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5月 04, 2015

記憶

我喜歡看電影,˙因為他們用視覺語言重現了某個故事。
可是對於我自身的經驗,我多半都只用文字記錄。
即便在現在這個拍照跟呼吸一樣容易的年代,
我還是可以輕易克服想要用相機捕捉某個瞬間的衝動。
但為什麼我的論文還是寫了 Instagram ? (科科)

我前天清掃房間時讀了我宅女玻璃心的日記,
文字重現的場景與記憶交互作用,
然後我對我的過去下了評語。
可是在過去的那一刻選擇寫下的事情,
並非是現在的我最想要想起的,
我變得開始想要搜刮沒有被文字收集到的那部分。

記憶真的是個非常微妙的事情,
隔著距離才可以看得更清楚,
這裡的看,到底是什麼樣的觀看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