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4月 09, 2015

洗碗

雖然交完論文以後並沒有大鬆一口氣的感覺,
可是還是大口喝酒了一夜。

喝酒真的讓我愛講英文,
連打字都是,
超北爛。

隔天起床後宿醉去上課,
然後回到 N 家幫她洗碗。

來紐約後我對這個無腦的活動產生迷戀,
以前在台灣我極度不屑這個可以輕易用機器替代的工作,
可是來紐約後,
什麼事都不確定,什麼事都有或許,
只有洗碗這件事,
我能確定把碗洗乾淨,把他們放在我想要放的地方,等他們乾燥。

花去的時間能得到預期的結果,
這就是洗碗帶給我的療癒。

所以,
沒事多洗碗,多洗碗沒事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