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4月 27, 2015

請讓我鬼叫

我覺得我一直把自己推到邊緣,
沒有一種淡定的自在。
總是在想著,
我該做些什麼?
我還能做些什麼?

在紐約這個鬼地方。
我只想跳針般地鬼叫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