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3月 13, 2012

耳環

Ear rings

我很久沒戴了,
以為已經癒合了。
但他們仍舊不費吹灰之力穿過。

所以,
以為癒合的地方其實很脆弱,
但戳下去的時候也沒有想像中的疼。

沒有留言: